绣红旗

杨贵民

“线儿长针儿密,含着热泪绣红旗,绣呀绣红旗,热泪随着针线走……”

清晨,打开手机“学习强国”,一曲久违的音乐响起,情不自禁地跟着前奏哼唱,音频播放的是《绣红旗》。正梳妆的我,被这久违而熟悉的音乐瞬间带入童年,再次重温那个懵懂的自己。

1994年国庆节,镇领导组织文艺汇演,要求各单位推荐一个节目。小学校长接到通知,让校文艺部杨老师排练一支舞蹈。杨老师分别在小学五·一班、五·二班选出我们八名女学生,排练舞蹈《绣红旗》。

放学后,杨老师带领我们去中学操场排练。随着音乐响起,杨老师打着拍子,我们跟着节拍穿针引线,准备“绣红旗”。排练几次,杨老师微笑着说:“同学们,开头穿针引线,你们要想象着左手拿的是针,右手拿的是线,当线穿入针孔的时候,你们左手大拇指与食指捏在一起,好像兰花指的样子;起针,要从下向上绣,右手轻轻地向上扬,眼睛同时盯着右手,扬到最高点时,手腕稍弯一点点;第二针,是从上向下绣,这个动作,眼睛要随着针线一起完成。大家一定要注意向下走的针,最后要停顿一下,尤其在音乐收尾时,大家低头咬断线后,要满怀深情地双手捧着红旗。”杨老师微笑着又说:“孩子们,你们真棒,才排练了几遍,都记住动作要领了。回家后,大家再抽时间练习几遍。文艺汇演时,表现好的有奖励。”

我兴奋地跑回家,告诉父母经过,又把节目表演给他们看。听完我的讲述,看完我的表演,父母高兴地夸我真棒。一旁写作业的姐姐,撇了撇嘴说:“我表演《绣红旗》的时候,你还不会走路呢。”姐姐曾是学《绣红旗》舞蹈的第一批学员,她参加表演的次数多,如果这次汇演选中学生参加,肯定姐姐当选。我凑近姐姐,讨好地说:“姐姐,你教教我吧!”姐姐一脸坏笑地说:“不能白教。”我转身跑回房间,在枕头底下拿出自己的“私房钱”,一边向外跑,一边冲姐姐喊:“你等着,我给你买糖去。”

第二天放学后,我们依旧在中学操场集合排练。杨老师看到我的表演,惊讶之余,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指我:“你姐姐教你的吧?”

国庆节目如期进行,我们站在舞台中央,台下坐了好多人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让我们有些紧张。有一位同学拉拉我的衣角,手微微颤抖着说:“我害怕,我想上厕所。”心中早已波涛汹涌的我,面容淡定地说:“别怕,等表演完了咱俩一块去。”余光告诉我,同学一直盯着我看,好像心里问我:你什么意思?原来你也害怕,只是不说呗!我也在心里回答着她:你别老盯我脸看,你倒是往下瞅瞅我的腿,抖动的双腿能支撑我的身体站立在舞台中央就不错了,真让我陪你去,我腿也得能动弹得了啊!同学低头看到我那不自觉抖动的双腿,竟然“噗嗤”一声乐了。

主持人开口讲话:“同学们,大家不用紧张,你们把台下的叔叔、阿姨当成自己的家人,要放松心态,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,表演给大家看,好不好?”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好!”

悠扬的旋律响起,我们站在各自的位置,随着音乐很快沉浸在舞蹈中。音乐结束时,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,有位同学激动得落下眼泪。“一针针一线线,绣出一片新天地、新天地…… ”,听着熟悉而亲切的歌声,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,